《刘三专栏》基督徒的社会责任 没有标準答案

文章   2020-04-24  阅读 369 次

学运退场了,但是留给基督徒极大的省思空间!在学运期间,许多基督徒都很错乱,究竟圣经对社会运动甚至「革命」到底有何看法?不是要顺服执政掌权者吗?但是又不能盲从迂腐。如果支持学生,又不见得认同其手段正当性;如果反对学生的手段,该如何具体表达意见?于是,许多基督徒都开始寻求牧者的看法。

如果寻求的是赞成积极参政的牧者意见,可能就会上街相挺或是站在反方;如果寻求的是相对保守的牧者意见,大概「祷告就好」。这对习惯「标準答案」的基督徒来说,恐怕会觉得无所适从且充满困惑。

华人不善独立思考

华人教会向来较缺乏伦理学方面的深入论述,所以一旦遇到「无法立即用绝对真理判定」的争议,多半会形成「各吹各调」的分歧。举例来说,在宣教不易的地方,受到逼迫的信徒,当时不认主,等到逼迫过后重回教会该不该被接纳?又如教会该「地下化」或是跟政府妥协?这背后牵涉到的都不是「单一话题」,多半要靠当时情境来做出「个人判断」,这部分不是华人所擅长的。

华人长期在皇帝的威权管理下,不是很勇于独立思考,更没有甚幺空间来表达自我,所以不是很会判断複杂的情境,多半要倚靠一下自己心中的权威去判断。这当然不算好事,不幸的是,牧师或是教会领袖无形中往往扮演了这个角色,结果就是领袖个人意见变成了「集体领导」。

我想,都21世纪了,我们还是应该鼓励信徒多多独立思考而拥有自己的立场,并且要多参考教会历史的前车之鉴,同一个教会对社会议题有着不同的看法,绝对是正常而且比较健康的,教会只允许一种看法不就是「专制」?

角度不同都应尊重

其实,只要阅读一下教会历史就会发现,我们对很多事情的看法都是在争议中前进,这可以被视为一种进步(只要不违反基要真理),但是威权背景下长大的人(包括基督徒)会很习惯用「非黑即白」的逻辑大量生活,因为比较简单,只是这幺做很容易思想僵化且丧失沟通能力,我们需要从不同立场来扩张自己的境界。

以这次学运来说,基督徒无论站在何种立场其实都该被许可,因为是从不同的角度在看事情。我们可以欣赏学生对国事的关切,也可以反对他们用的方式;当然,我们也可以认同他们激烈的手段,或是主张他们还不懂事。这种不同观点也会继续呈现在后续法律问题上,学运过后,学生领袖将面对一堆法律责任,大学校长知道严重性,于是联合发表声明希望从宽处理,但是法务部罗莹雪却持不同看法,认为「学生没有特权」。显然,「部长」跟「校长」就是站在不同的角度处理,民众当然也可以各自支持部长或校长看法,这就是民主,这件事不涉及绝对真理。

对自己的立场负责

同样地,基督徒的社会责任其实也没有一个标準答案,不能用「上不上街」的图腾来彼此贴标籤。请假上街的难道就比乖乖上班的更爱国?当然不是!不能因为别人没有我这幺激情就说他「冷漠」,真正的问题其实不是外在行为,而是「基督徒内在究竟关不关心社会」?

如果一个学生跟着进议场,我们就说他爱国,是「过度简化」的说法,因为他有可能只是不想去上课,也可能只是去找同学,或是想要体验一下「学运」。基督徒的社会责任不能用「参与社会运动」来代表,一个学生认真读书,将来报效国家也是一种值得嘉许的模式,基督徒把孩子照顾好也是一种社会责任,基督徒父母好好经营婚姻,更是圣经看重的价值。

「拥有自己的看法,允许别人的看法,可以激辩却不对立。」绝对是基督徒的重要原则,万物的结局近了,最要紧的是「彼此相爱」,彼此相爱不是一言堂,更不是巩固领导中心,而是因着对真理的领受而有自己的立场,并且允许别人有不同意见。

万一自己立场不合真理而不自知?这很有可能,那幺也只能从错误中修正,而且很可能是从相反阵营找到修正模式。

基督徒要谈社会责任,就先从「对自己的立场负责」开始吧!